• 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国有六大行资产负债结构的历史演变

    时间: 2019-04-17 11:48:45 来源: 博瞻智库  网友评论 0




    作者:任涛 来源:博瞻智库(ID:Bzzk-research)


    【正文】



    一、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结构的重要性


    (一)资产负债结构涵盖了商业银行最基本的信息,贯穿商业银行整个经营过程,连接商业银行的起点与终点,体现了商业银行战略目标的具体策略和执行理念,并反过来影响战略目标、业务发展的方向。


    资产负债结构某种程度上既体现着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特色,亦会受到宏观经济金融环境以及监管政策等主导外部因素的影响。因此,各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最优结构与其的战略目标、资源配置、业务发展等各个方面密切相关,直接承接了商业银行战略层面的执行理念,是商业银行全面质量管理的核心部分。


    (二)资产负债结构不仅仅局限于资产负债表,是一个整体概念。资产负债表结构与银行其它结构(如盈利结构、业务结构、资本结构、行业结构、风险结构等)相辅相成,有什么样的资产负债结构,往往会有什么样的盈利结构、业务结构、风险结构、资本结构、行业结构;反过来,上述结构又构成各商业银行经营和资产负债结构特色的基础。


    可见,任何单一结构均不能体现商业银行经营的历史特征。对上述结构的有效分析可以科学地为今后的资产负债决策提供合理依据,并做出前瞻性指导。为便于分析,我们将以上结构统称为“资产负债结构”。


    二、国有六大行广义资产负债结构的历史演进


    由于资产负债结构某种程度上体现着商业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因此某种程度上而言,应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如此才具有比较大的参考价值。从这个角度来看,“船小好掉头”的中小银行可能无法满足条件,而国有六大行由于基数较大,既受政策因素约束、亦受市场环境影响,其资产负债结构具有比较明显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也更具借鉴意义。


    (一)总资产维度:十年演变


    资产负债结构的出发点是总资产规模,因此我们首先回顾国有六大行十年以来的总资产规模演变情况,做了基础铺垫。


    1、截至2018年底,国有六大行总资产规模合计达到113.85万亿元,其中工行、建行、农行和中行均在20万亿元以上,交行和邮储银行接近10万亿元


    2、2012年国有六大行的总资产规模仅为67.62万亿元(仅相当于目前的60%),特别是2009年以前国有六大行的总资产规模还均未超过10万亿元、2006年国有六大行的总资产规模基本上相当于现在的全国性股份行,可见这十年时间里国有六大行的总资产规模增长势头非常迅猛。


    3、如果以工商银行作为基准来考量,则其余国有五大行的总资产增长呈现相对更快的增长。其中,建行和农行分别从2006年的73%左右提升至目前的80%以上,交通银行也从2006年的23%附近提升至目前的34.41%,邮储银行则从2012年的不到28%提升至34%以上。


    (二)存贷款维度:最为稳定


    存贷款业务是商业银行最主要、最基本也是最稳定的业务。从国有六大行披露的十年数据来看,也确实呈现出该特征。


    1、存款/总资产:趋势下降、目前稳定在75%附近,2018年上升明显


    十年以前,国有六大行的资金来源仅仅依靠存款便可以贡献80%以上(一些银行甚至可以超过90%),但随着中小金融机构的崛起以及互联网金融的分流,国有六大行的存款增长出现一定程度放缓,一部分资金来源可以通过发行债券、央行借款等方式获得,存款占比也趋于下降,很显然这既与存款分流有关、亦受到同业资金拓展方式不断丰富的影响。


    国有六大行的存款占比目前稳定在75%附近,不过2018年,国有六大行的存款占比从2017年的73.48%上升至74.65%,整整提升一个百分点以上,这在存款拓展压力较大的现实背景下,进一步说明了国有六大行在存款拓展方面的优势。其中,2018年,国有六大行的存款占比从高到低依次为邮储银行(86.88%)、工商银行(77.29%)、农业银行(76.72%)、建设银行(73.67%)、中国银行(69.98%)和交通银行(60.06%),2007年国有六大行的存款占比则分别为工商银行(79.44%)、农业银行(99.65%)、建设银行(80.94%)、中国银行(73.39%)以及交通银行(73.96%),邮储银行2012年的存款占比为95.03%。


    2、贷款/总资产:趋势上升、目前稳定在50%附近,2018年上升明显


    相较于资金来源的集中性,国有六大行的资金运用则有所分散,特别是,2008年的4万亿元刺激计划、2010年的信贷管控以及2012年的影子银行业务崛起同样也对国有六大行的贷款结构产生影响,使得长期以来国有六大行贷款占其总资产的权重趋于上升,但平均水平始终在55%以下,十年的时间里提升不到10个百分点。不过,2018年国有六大行总资产中的贷款权重平均为53.13%,较2017年的50.67%提升明显,较2008年的45.97%更是提升近8个百分点。


    其中,2018年,国有六大行贷款占总资产的权重由高至低分别为建设银行(57.55%)、中国银行(55.57%)、工商银行(54.32%)、农业银行(52.81%)、交通银行(50.93%)和邮储银行(44.94%),2007年这一比例则分别为建设银行(47.89%)、中国银行(45.94%)、工商银行(44.99%)、农业银行(51.06%)、交通银行(51.47%),2013年邮储银行贷款仅占其总资产的26.25%。


    进一步,我们会看到由于存款占比与贷款占比一降一升,使得国有六大行的存贷比整体上看呈上升态势,已有10年以前的60%以下提升至目前的70%以上,提升幅度超过10个百分点。


    3、零售存贷款:十年时间零售贷款/全部贷款显著提升20个百分点至40%、零售存款/全部存款略有下降


    第一,国有六大行的零售业务占比近年来提升非常明显,均表现出了对零售业务的倾斜,特别是零售资产端,国有六大行的零售贷款占全部贷款的比重已由2008年的20%以下提升至目前的40%附近,10年时间提升了20个百分点,并带动零售存贷比由2008年的21.90%提升至58.57%,提升幅度不可谓不大。


    第二,相较于零售贷款占比的显著提升,零售存款占比方面则变化不大,2008年国有六大行的零售存款占全部存款的比例为47.67%,2018年这一比例则为47.94%,如果不考虑邮储银行,甚至还出现了一定程度下降。


    2018年,零售存款/全部存款由高到低分别为邮储银行(86.56%)、农业银行(56.45%)、建设银行(45.42%)、工商银行(44.10%)、中国银行(43.15%)和交通银行(31.03%);2007年这一比例分别为农业银行(56.39%)、建设银行(43.46%)、工商银行(47%)、中国银行(52.66%)和交通银行(33.99%)。


    2018年,零售贷款/全部贷款由高到低分别为邮储银行(54.24%)、建设银行(42.37%)、农业银行(39.08%)、中国银行(37.57%)、工商银行(36.55%)和交通银行(33.69%);2007年这一比例分别为建设银行(22.12%)、农业银行(14.98%)、中国银行(25.70%)、工商银行(19.19%)和交通银行(15.63%)。



    4、房地产领域贷款:十年来大幅提升15个百分点至36.08%,主要靠个人住房按揭推动


    国有六大行在房地产领域的贷款占比十年以来不断提升,从2007年的22.27%已经提升近15个百分点至目前的36.08%。


    第一,房地产领域贷款比例的大幅提升主要是靠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推动,国有六大行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占比从2007年的14.02%提升16个百分点至30.26%,构成全部房地产领域贷款的最主要部分。


    第二,2018年,国有六大行中房地产领域贷款占比从高到低依次为建设银行(43.09%)、中国银行(37.49%)、邮储银行(36.78%)、工商银行(36.02%)、农业银行(35.93%)和交通银行(25.22%),其中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从高到低依次为建设银行(43.09%)、中国银行(37.49%)、邮储银行(36.78%)、工商银行(36.025)、农业银行(35.93%)和交通银行(25.22%)。



    5、活期存款占比:存款半数以上由活期构成、趋势上略有下降


    国有六大行的优势不仅在于存款占比高、零售条线贡献大,还在于其存款中的活期比例较高,贡献了全部存款的50%左右。虽然趋势上看国有六大行的活期存款占比略有下降,但接近50%的占比在整个银行业绝对处于领先地位。其中国有六大行的活期存款基本上60%由公司条线贡献、40%则由零售条线贡献。


    2018年,活期存款占比从高至低依次为农业银行(58.30%)、建设银行(53.34%)、工商银行(48.30%)、中国银行(47.80%)、交通银行(42.56%)和邮储银行(39.25%);2007年这一比例分别为农业银行(56.93%)、建设银行(57.70%)、工商银行(57.41%)、中国银行(45.13%)、交通银行(53.37%)。


    (三)投资类资产维度:V型反转


    除传统存贷款业务以外,投资类资产也是商业银行资产配置中比较重要的一环。这里的投资类资产主要包括原先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以及应收款项类投资等四类科目,包括债券投资、基金投资、同业存单投资以及资产管理计划投资、ABS投资、信托计划投资等等,因此既有标准化债券类资产、亦有非标信贷资产,涵盖范围非常广。


    1、投资类资产/总资产:趋势上升、稳定在20-30%之间


    十多年以来,国有六大行的总资产结构中,投资类资产一直稳定在20-30%之间。不过,从趋势上来看,国有六大行的投资类资产/总资产却呈明显的“V”型走势,这其中对于影子银行具有划时代意义的2012年是一个显著的分界点。


    2012年,受信贷管控、房地产行业以及地方政府债务整顿,商业银行信贷业务投放面临较大约束,而通过寻求资本消耗更低的投资类业务成为多数业务的方向,国有六大行也未能独善其身。可以很明显看到,2012年之前,国有六大行的总资产中,投资类资产占比从2007年的28.90%降至2012年的20.28%,2012年之后,这一比例又进一步回升至2018年的27.59%。


    从历史数据来看,接近30%的资金投放于投资类资产应是上限,结合50%的信贷投放,意味着在国有六大行的资产结构中,贷款和投资类资产的比例合计在80%左右。


    2、债券类资产/总资产:贡献了全部投资类资产的80%以上


    国有六大行的投资类资产占其总资产的比例在20-30%之间,且近年来呈上升趋势,其中债券投资贡献80%以上。


    第一,从投资类资产中债券占比来看,2018年从高到低依次为中国银行(96.32%)、农业银行(95.04%)、建设银行(92.04%)、工商银行(89.55%)、邮储银行(84.53%)和交通银行(83.96%)。


    第二,2018年国有6大行中有3家提升了投资类资产中债券资产的占比,如邮储银行投资类资产中债券占比由73.20%提升至84.53%,交通银行则由83.51%提升至83.96%,建设银行由90.98%提升至92.04%。


    第三,工商银行则大幅压缩了债券资产的权重,2017年其投资类资产中债券占比高达98.04%,2018年已降至89.55%。


    第四,如果以2018年数据为准,则国有六大行的投资类资产中,同业存单、基金投资以及非标投资占比分别为交通银行(16.04%)、邮储银行(15.47%)、工商银行(10.45%)、建设银行(7.96%)、农业银行(4.96%)和中国银行(3.68%)。



    3、债券投资结构:国有六大行之间存在一定分歧


    商业银行债券类资产主要有利率债、金融债以及企业债等三大类别,其中利率债包括政府债、政策性银行债、央票等等。从国有六大行的债券资产构成来看,存在一定分歧。例如,


    第一,利率债占比从高到低依次为建设银行(87.15%)、工商银行(83.74%)、农业银行(76.80%)、中国银行(75.97%)、交通银行(65.27%)和邮储银行(26.87%),可以看出比例差异较为明显,邮储银行债券资产中仅有不到30%为利率债,工行和建行的利率债占比均在80%以上。


    第二,金融债也国有六大行债券资产中比较重要的一类,从高到低依次为邮储银行(54.52%)、交通银行(29.38%)、中国银行(20.09%)、农业银行(15.90%)、工商银行(11.47%)和建设银行(4.33%),邮储银行债券资产中金融债占比高达50%以上、最为夸张,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对金融债的投资比例也较高。


    (四)业绩指标维度


    1、营收结构:利差收入占比稳定在75%附近、中间业务收入占比稳定在15-20%之间


    从营业收入结构来看,国有六大行比较稳定,利差收入/营业收入稳定在75%附近,中间业务收入/营业收入则稳定在15-20%之间。2018年,利差收入占比从高到低依次为邮储银行(89.62%)、农业银行(79.81%)、工商银行(74%)、建设银行(73.81%)、中国银行(71.36%)和交通银行(61.56%)。


    中间业务收入占比从高到低依次为交通银行(19.39%)、工商银行(18.78%)、建设银行(18.67%)、中国银行(17.30%)、农业银行(13.05%)和邮储银行(5.53%)。


    2、运营管理:趋势改善、成本收入比向30%逼近


    国有六大行由于基数较大,运营管理能力应该相对较弱,但是十余年以来,其成本收入比却呈趋势下降的态势,特别是2007-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成本收入在35%以上,不过目前已经降至30%附近。


    其中,2018年成本收入比从低到高依次为工商银行(23.91%)、建设银行(26.42%)、中国银行(28.09%)、农业银行(31.27%)、交通银行(31.50%)和邮储银行(57.60%),特别是邮储银行由于业务较为传统、网点与员工数目较多,使得其成本支出方面相对比较刚性,因此成本收入比较高,但目前已经有一定改善趋势。



    (五)资产负债定价维度:价格利差趋势略有收窄,但近两年明显改善


    和同业一致,2007年以来,国有六大行的价格利差同样也呈收窄趋势,不过2018年的价格利差已经连续两年有所改善。


    1、2007年国有六大行的净息差与存贷利差分别为2.85%和4.33%,2018年分别降至2.25%和2.95%,十余年时间仅分别收窄60BP和38BP,较2017年更是均改善9个BP,在同业中属于收窄幅度相对较小的。其中,邮储银行和农业银行利差较高,交通银行和中国银行利差处于国有六大行中比较低位水平。


    2018年,国有六大行的净息差从高到低依次为邮储银行(2.67%)、农业银行(2.33%)、建设银行(2.31%)、工商银行(2.30%)、中国银行(1.90%)和交通银行(1.68%),存贷利差从高到低则依次为邮储银行(3.55%)、农业银行(3.01%)、建设银行(2.95%)、工商银行(2.93%)、交通银行(2.60%)和中国银行(2.59%)。


    2、特别需要指出得是,国有六大行在存款占比较高的情况下,存款平均利率水平仅为1.51%,在同业中处于绝对低位。2018年,存款平均利率从高到低依次为交通银行(2.27%)、中国银行(1.63%)、工商银行(1.45%)、邮储银行(1.41%)、建设银行(1.39%)、农业银行(1.39%),交通银行和中国银行的存款成本在国有六大行中处于相对高位。


    (六)资产质量维度:也曾面临拨备不足、问题贷款率高企的问题


    资产质量是市场最关注的问题,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催生的四大AMC也正是为了处理工行、农行、中行和建行的不良资产问题,为更好分析国有六大行的资产质量情况,我们在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之外,选择问题贷款率这一指标(即不良贷款率与关注贷款率之和)。


    截至2018年,国有六大行的不良贷款率、问题贷款率、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43%、4.01%和209.10%,连续三年出现一定程度改善。但是当我们把视线拉至10年以前时,会发现国有六大行也曾面临拨备不足、问题贷款率高企的问题。


    2007年,国有六大行的不良贷款率、问题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5.04%、12.05%和107.41%,2008年则分别为2.48%、8.52%和126.38%,2010年分别为1.76%、4.91%和150.36%。其中,2007-2008年,农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仅分别为93.42%和63.53%,2007年农业银行不良贷款率高达23.57%,2008年虽然农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大幅降至4.32%,但其关注贷款率却上升至12.84%,可见2007-2008年金融危机对国有大行的冲击也是非常明显的。


    (七)资产与资本创利维度:趋势虽然下降、但在同业中依然处于中等偏上水平


    总资产回报率(ROA)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商业银行的获利能力,也从侧面揭示了银行资产增速与利润增速的相对变化趋势。同时,这一指标也是对轻型银行战略转型是否取得成效的量化。


    整体上,两个指标的趋势是一致的,但净资产回报率相对于总资产回报率具有指示性和前瞻性,这种关系是因为两类指标在计算中涉及到资产负债率这一指标的变化。


    从资产收益率与资本收益率来看,2014年以来,国有六大行整体呈现下降的趋势,不过目前在同业中依然处于中等偏上水平。截至2018年,ROA从高到低依次为建设银行(1.13%)、工商银行(1.11%)、中国银行(0.94%)、农业银行(0.93%)、交通银行(0.80%)和邮储银行(0.57%),ROE从高到低依次为建设银行(14.04%)、工商银行(13.79%)、农业银行(13.66%)、邮储银行(12.31%)、中国银行(12.06%)以及交通银行(11.17%)。很显然,拥有零售业务优势、成本优势、价差优势的邮储银行在资产与资本创利能力方面仍有很大空间待挖掘。



    作者:任涛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博瞻智库 作者:任涛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
    极速PK拾说明_极速PK拾谁有计划 互联网大会| 高圆圆携女探班| 郑爽爸爸发文| 猫和老鼠| qq邮箱| 喜团| 2019东京车展| qq邮箱| 双色球| 武林外传|